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凶手是谁 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真相解析

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凶手是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真相解析,一起剧本季夏之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

的相关资源如下

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凶手是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真相解析

剧本答案

凶手:白发书生徐奇

圆月当空的夜晚,官员本与颜梨伊相约于酒楼,却因-封信而改变去向,穿过夜深人静的街道后出城,终在月下看见梦寐以求的“女子”。

异样的气氛渐渐凝在空中,官员迫不及待想要向前。当利器穿膛,在官员哑口无言发不出声的瞬间,多年的夙愿随着官员的尸体奔向终点。

凶手解析

死者被利器刺了多次而死,致命伤在胸口。从凶器上看,哑巴的小刀、张泽银枪和书生的簪子均可作案,但哑巴的小刀上面的 迹干涸发黑,一看就不是昨天晚上作案留下的,故排除。

张泽的银枪可以一击毙命,无需捅多次,留下痕迹给自己增添嫌疑。剩下书生的簪子,因为没法一击致命 需要多次刺入,造成其失血过多而亡。

线索指向:

哑巴:

文中及搜证里指明哑巴一被问话时便全身发抖,精神紧张,再根据线索,其手指发黑,百姓证词中丢失的鸡,煤炭,表明哑巴身份是名盗贼,所以在被误抓之后,遇到官方的人做贼心虚十分紧张

根据百姓证词,案发当晚其正在偷盗煤炭,后导致手指乌黑,之前因避免家禽闹腾发出声响,便将鸡舍里的鸡宰完后带走,留下的 迹说明搜证中哑巴的刀上是鸡血,且上面的 迹已经放了几天,开始发黑了

张泽:

欠条上债务说明此人急需用钱。银枪被擦拭光洁和身上的信封都表示,张泽之后与他人约好密谋某事,身上淡淡的胭脂味说明与女子有染,此外在场四人均不认识,但张泽却能非常笃定颜梨伊与官员有染,他们二人有之前认识的可能

颜梨伊:

酒楼掌柜说其入住时浓妆艳抹及双人房间,稍后有人付房钱等,说明她与人约好在酒楼相见。酒楼掌柜证词中深夜有人摸索入内,及低沉的嗓音说明此时翻入的人物并不是最初约定的对象,且不希望被人发现

白色粉末及药店店员证词可以推出白色粉末是迷药。结合张泽的线索可推理出张泽与颜梨伊合谋想要杀害官员, 劫其大量钱财。颜梨伊先约官员出来,到了酒店给其下迷药,再让张泽过来杀之取钱财。但官员却没有应约,半夜翻入房间的张泽得知计划失败后,气恼的与颜梨伊争吵了起来

徐奇:

首先是三更半夜官员为何会独自一人跑出城,可结合线索衙役说下午有女子来传话,紧接着又接到了-封落款为女子的信。说明有两个女子来找他,一个是颜梨伊,另外一个神秘女子可能就是之前的新欢了

结合衙役的话,他收到信之后高高兴兴的出门了,再加上酒店里的争吵声说明他是去见新欢了,没去酒店,导致张泽二人计划失败吵了起来

在案发地却发现了一件女子衣物,说明有人男扮女装成“新欢”,所谓的写信女子根本不存在,遗书的落款是女性的名字,再结合簪子说明徐奇与一名女子有关联。根据动机与凶器便可以锁定嫌疑人为徐奇,而后徐奇为了混淆视听将官员身上的银钱尽数掠走

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凶手是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真相解析,一起剧本季夏之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

的相关资源如下

结局汇总

结局A:你没抓住凶手

你对指认的凶手颇有微词,高声怒道: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胆大包天杀害官府要员,罪大恶极,妄图殃及无辜,罪不可赦,乃至株连九族,坦白从宽抗拒从严,现在,你招不招?”你本以为至此便可事了拂衣去

哪料那犯人迟迟不认,仰天喊冤,哭的梨花带雨,说是你身为侦员丢了风骨,满口胡言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根本是无稽之谈,又转头恳请高衙内明你见其还不死心,便将你推理中的细枝末节娓娓道来,说的头头是道。旁听众人无不点头,可高衙内听完后却低沉着眉宇。并将其中的一两处漏洞缓缓说出

你并未想过自己的推理还有出错之际,顿时哑口无言,而那日你们也未得出最终结果

事后,因没有抓住真凶,你被削了官职,此案不了了之,终成悬案。两年期限已过,你离约定的数额始终差了一卷,二百九十九这个数字在你眼前定格,止步不前,你也因此只能在郡内继续繁忙值守,不得远游

结局B:你抓住了凶手

你将矛头指向书生,说出了关键性的证据及细枝末节,书生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只是静静聆听,你分明看见他的脸上写满释怀,随后他被羁押入狱

傍晚,高衙内为庆功请你在酒楼里摆宴,你很不知好歹的拒绝了,只是提了一个要求,想和书生说几句话,高衙内习惯了你的不合群也就答应下来

你来到刑部,手里揣着几个刚买的包子,递给书生,而后便问他为何如此行径。书生笑了,笑得癫狂,转而又笑得痴醉,最后平息只是淡淡勾起嘴角

他的表情,如一坛陈年的老酒,没有启封就没有人知晓其中的韵味。而书生样的老酒并不醇香,只有着其他士子都没有的洒脱,仿佛看遍红尘逍遥世外。他眼神突然温柔下来,看向窗外,语句缓慢

你一字不发,静静的听着他讲述一段悲欢:

他出身寒门,是家里唯一的后代,也是唯一的希望。带着一腔孤勇和热血出家打拼,立志在科举这条仕途上 -鸣惊人,这条苦路,一走便是两年。两次的成绩都还差强人意,但他不甘如此

又是一年除夕,满城白雪皑皑。他坐于屋檐听雪落下的声音,城内外张灯结彩,唯独这里沧桑而凄凉,落雪却也不小心将他照应的更加雅人深致,气宇不凡。

一女子从马车 下,不经意间相视一眼,便是永恒的画卷。雪中撑伞的女子羞涩,举手投足一颦一簇都牵动 他的心房。懵懂的情根发芽,红尘中儿女情长肆意飞舞,一见钟情。

车马慢书信远,一生只够爱一人。他与她讲述孩时的趣事,花开的时节,她带着他从山谷走到河岸,从城南走到城北。在山巅俯揽看山下波澜壮阔,在亭阁驻足听孩童问谁在敲鼓,日渐趋涨的爱情一发不可收拾。

女子家中有些名气,虽然家道中落可也比一般百姓好上太多,有了她的支持,书生心无旁骛,当年便榜上提名,并准备与女子成亲。本是阖家欢乐的喜事,但远在他乡的二老突然魂归西域,只留下最后一封遗书,红事幽幽成白事,子欲养而亲不待。他自问有愧,跪在父母坟冢前失声痛哭

再后来,他要当官了,虽然地位不高,但多年辛苦总算有所回报,也终于要和她成亲了。这时离月城突然来了一名纨绔世家子,身份大的吓人,世事弄人,那名纨绔子弟一-眼就看上了他的未婚妻....

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凶手是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真相解析,一起剧本季夏之一起剧本杀季夏之月

的相关资源如下 接下来的话书生说的轻描淡写,句句从简,可你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凄凉,这名世家子就是死去的官员,他将女子强行留在衙中,后女子被书生救出,他打算辞了官与其远走高飞,但女子自觉肮脏,无法开始新的生活,也不想连累书生丢了官,一个想不开用簪子划开了自己的脖颈....这个世界的不堪不说一万也有一

他丢失了所有,换回两张遗书,偏偏两张遗书都来自他最亲最爱之人,一夜生出三千白发。

生命的尽头为何已经无关紧要了,颠倒的昼夜是黑是白也抛掷脑后,此后的书生整日浑浑噩噩,不省人事,再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书生停止了诉说,月光透过牢窗洒在他的脸庞,尽显苍凉

他突然转头问你:“我死后,能帮我和她葬在一起吗? "你毫不犹豫点点头

他的眼眸充斥着对世界最后的恩德,没有道谢,自言自语的疯癫唱道: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世间文字千百万,唯独情字最伤.....”

几日行刑后,你安置了书生,和他的未婚妻相埋一处,你从兜里取出那日飘来的红绳,轻身放在两座碑前,有-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氛围缓缓浮现,重逢的画面上飘摇过许多思念的纤绳,最终交织在一起

落叶吹舞,它们要随风前往何处,长路漫漫,他们要随情踏上归途。但愿两个痴情人在黄河路上终成眷属。最后一张案卷缓缓封闭,也意味着你将放下所有的包袱远行离去。官员死了,高衙内升职成了新的官员,他特意为你送行,你们一路无言

将要出城时,你缓缓开口:“那封信是你故意送去的吧?”高衙内身体一颤,结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颜梨伊之前早与官员有染,衙役对其传话心知肚明。书生虽然之前为过官,但如今一介草民,衣着寒酸,如何递信给高高在上的官员?他只得将信递给守门]的侍卫,后辗转落入你手,而你从信件看出了端倪,故意将信递给了官员,高衙内低着头没有说话

“官员骄奢淫逸,欺压贫民。也罢,从今天起我也不再是苏侦员,有些事我当没有看见,希望你上任后勤勉从政,莫辜负-众贫苦百姓。”你抬头遥望,离月城竟在此夜繁星点点,皓月当空

版权声明:所有剧本杀攻略收集于网络,仅供学习参考之用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